纽约时报揭露韩国底层的炒币青年,和国内韭菜简直一模一样

来自:coingogo.com 归档时间:2019-02-16

为了快速实现财富自由,韩国年轻人尝试了各种方式,加密货币就是其中之一。而现在,等待他们的却是难以承受的巨大损失。

注:韩国“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似乎一个生活在没有希望的社会,看到国家经济不断陷入死胡同,他们甚至自暴自弃地称自己是“土勺子”(dirt spoons)。为了快速实现财富自由,韩国年轻人尝试了各种方式,加密货币就是其中之一。而现在,等待他们的却是难以承受的巨大损失。链得得翻译了纽约时报的文章,熊市下,韩国含着“土勺子”出生的年轻人将如何继续自己的暴富梦?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金基元(Kim Ki-won)现在还和父母住在一起,但是没有告诉他们自己购买了加密货币,而且越陷越深。)

对于投资加密货币这件事,金基元一直没有告诉他的父母。

27岁的金基元现在还和父母住在一起,此前通过购买和销售大量数字货币,他赚到了很多钱。在获得成功之后,金基元开始大手大脚花钱,只要看中的东西就会购买,每个月消费高达1000美元。他辞掉了工作,甚至开始贷款购物,而且还打算买房子。

但现在,随着加密货币市场持续低迷,金基元似乎有些坐不住了。他的头发越来越长,眼睛深深埋藏在头发后面,让人难以捉摸。实际上,金基元已经损失了很多钱。虽然具体金额并不清楚,但至少有数万美元。

谈到对加密货币的痴迷,金基元说道:

“之前有人说投资加密货币是一种赌博,我觉得这种看法其实不太公平。但是现在来看,这种说法可能还是有一些道理。”

像金基元这样的一代韩国年轻人正在寻找各种手段,试图摆脱毫无出路的生活,这也让这个国家陷入到加密货币的狂野世界中。如今,加密货币市场已经崩溃,许多年轻人和老年人不仅亏损严重,有的甚至还因此背负了大量债务。尽管如此,许多韩国年轻人依然觉得数字货币是他们改变人生的最佳途径。

目前,韩国仍然是全球第三大虚拟货币市场,仅次于美国和日本。根据加密货币数据提供商Messari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一月韩国市场的加密货币交易额高达68亿美元。韩国是全球比特币交易中心,也是其他许多虚拟货币的最佳交易低点,这些“货币”都没有任何国家的中央银行为之背书。

加密货币已经成为了韩国一种文化现象,不相信?看看如今的韩国加密货币行业都有哪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在韩国,咖啡店可以推出自己的数字货币;一家全国性电视网络公司制作了一档名为“Block Battle”的节目,一名叫做“Kimchi Powered”的参赛者通过创建一家基于密码技术的公司而最终获胜。不仅如此,一家位于首尔的数字货币公司宣布推出新代币的时候,甚至吸引了一群60、70岁老年人的关注,他们还举办了一场晚会来庆祝。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韩国电视节目“Block Battle”的获胜者和其他参赛者,这个节目要求参赛者基于区块链技术构建业务,然后通过彼此竞争赢得冠军。)

实际上,像金基元这样的年轻人在韩国不算少数,他们把自己称为“土勺子”——这个词是韩国年轻人对当前经济和社会现状的一种自嘲,和中国一样,他们也认为有些人是含着“金汤勺”出身,这些“富二代”会越来越富,而“穷二代”则会越来越穷,难以翻身。

现在,加密货币似乎成了一种颠覆传统社会等级上升阶梯的最佳方式。

金瀚杰(Kim Han-gyeol)今年23岁,毕业于一家旅游学校,现在是一家电子书公司的兼职软件开发人员。她说道:

“在韩国,如果你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根本没有真正让你获得成功的机会。”

和金基元一样,金瀚杰现在也和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而且还在Dunkin’s Donuts公司做另一份兼职,并且在晚上自学英语。

在行情向好的那段时间里,金瀚杰在加密货币上投入了很多钱,也赚到了不少。于是,她也膨胀了,为自己和母亲买了很大好看的衣服,而且还想和她的闺蜜一起开一家咖啡店。可现在,她几乎失去了一切。

“我感觉非常沮丧,因为我在比特币上的投资几乎全部亏了。由于贪婪,我一次次地想要抄底,最终失去了所有财富。”

可即便如此,金瀚杰依然强调自己对数字货币依然抱有信心。她补充说道:

“其实现在也没有其他渠道能够弥补我的损失,因此只能继续笃信加密货币。”

对于韩国年轻人来说,这是一种即挫败,又令人窒息的感受。想要获得成功,韩国年轻人要么在政府里谋得一官半职,要么成为韩国家族企业或行业巨头里的商业精英,这些公司大多是本土各行各业里的垄断寡头。这意味着韩国年轻人不得不从小就努力学习,然后考上一所最好的大学,一旦失败就很难再次走上晋升阶梯。不过,韩国大学的录取率非常低,许多年轻人通常需要花费好几年时间才能申请入学。

不仅如此,亚洲收入不平衡问题同样十分严重。在过去的五年时间里,青年失业率达到了10.5%,而且一直居高不下。此外,整体失业率也达到了3.4%。韩国年轻人还自嘲是“sampo一代”,代表着他们会放弃三件事:求婚、结婚和家庭。

另一方面,韩国此前爆出的一系列政治丑闻也让该国年轻人对国家前途不再抱有幻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前总统朴槿惠事件。

加密货币的出现似乎给没有希望的韩国年轻人打开了一扇窗,他们开始在网络聊天室内热烈讨论,每周还会举办聚会,甚至还会数字货币建立了知识产权沙龙。韩国年轻人正在探索一个问题的答案:加密货币系统是否能颠覆韩国严苛的、甚至是看不到希望的传统社会上升阶梯?

在韩国,购买数字货币要比购买股票或申请贷款创业要容易的多。金基元早期只在加密货币上投入了很少一部分资金,他说道:

“加密货币对我来说,是一次赚大钱的机会。”

即便现在市场行情糟糕,但一说到加密货币市场的未来前景,金基元依然两眼放光、兴奋不已。

Remy Kim今年29岁,他在加密社交媒体应用Telegram上加入了几个群,经过一段时间的交流,他觉得数字货币可能意味着是一场颠覆传统的革命。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29岁的加密货币投资人Remy Kim,是韩国拥有劳斯莱斯最年轻的人。)

在网上,Remy Kim使用了“Les Mis”这个名字——维克多·雨果所著《悲惨世界》书名缩写,他希望像书中所写的那个依靠革命翻身的穷人主角一样。在给Cryptopia媒体所写的文章里,Remy Kim表示,加密货币可以创造一个人人平等的欸来,依靠财富多少构建的传统社会结构将不复存在。他写道:“在社会财富从一个群体转移到另一个群体的过程中,加密货币发挥了重要作用,也极大地影响了韩国社会。”

Remy Kim关注加密货币行业其实非常偶然,他的计算机曾被黑客攻击,要求支付比特币赎金。最后,他给黑客支付了1.2个比特币,当时价值大约为800美元。就在这件事发生之后,Remy Kim开始关注加密货币,并开始自己购买比特币。在2017年底和2018年初,比特币达到19,000美元泡沫峰值的时候,他抛出了比特币,成功套现。在获得成功之后,Remy Kim给自己买了一辆价值50万美元的深蓝色劳斯莱斯,也成为了韩国最年轻拥有劳斯莱斯的人。

Remy Kim最近表示,加密货币熊市让他损失了很多钱,但没有透露具体损失的金额——不过,他仍然拥有那辆劳斯莱斯。

去年,由于感觉加密货币像是一种赌博,韩国政府曾考虑彻底关闭虚拟货币交易所,不再允许投资者买入和卖出加密货币。此消息一出,立刻引起了许多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强烈抗议,因为他们每天都会处理价值数亿美元的加密货币交易,如果实施这一禁令,无疑是一次毁灭性的打击。之后,韩国政府的态度有所缓和,并表示他们只希望禁止加密货币投资者开设匿名账户,旨在打击洗钱活动。

可现在,加密货币市场正在经历史上最漫长的熊市。就连曾在“Block Battle”电视节目上获胜的“Kimchi Powered”也无奈地表示,好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Kimchi Powered”的真名叫郑基英(Jung Ki-young),在比赛期间,他一直穿着滑稽的衣服来娱乐评委。一直到节目决赛最后一轮的那天晚上,郑基英才换上一套西装外套正式亮相。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郑基英(Jung Ki-young)创立了一个名为“Kimchi Powered”的单人创业团队,并成功闯入“Block Battle”电视节目决赛)

虽然郑基英现在还在投资加密货币,但他警告其他人,像以前那样疯狂赚钱的日子已经不复存在。在接受采访时,他说道:“现在,很多人都非常沮丧,因为比特币价格已经下跌的非常严重。我其实不想赢得比赛,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开开心心的。”

值得一提的是,进军加密货币行业的韩国大企业也开始挤压散户投资人的利润,这也是除价格下跌之外,普通韩国加密货币投资者难以赚钱的另一个原因。现代集团是韩国最知名的企业财团之一,他们推出了一个名为“HDAC”的区块链平台,并在俄罗斯世界杯上投入广告、宣传这项技术。另一家韩国大企业乐天集团(2017年曾卷入腐败丑闻)也开始与区块链初创公司合作。

Remy Kim认为,普通韩国人缺乏对金融行业的了解,在他看来,韩国人“赌性”很大,虽然平时节衣缩食,但却会在加密货币投资这件事上孤注一掷。

尽管如此,许多韩国年轻人依然坚信加密货币有希望重回巅峰。金基元表示,他很快会告诉父母自己投资了加密货币,而且坚信市场会再次回暖,只要能够赚到钱,他就会收手并做点小生意。

最后,金基元说道:“现在我没什么可失去的,唯一的愿望就是变得富有。”

有关于纽约时报揭露韩国底层的炒币青年,和国内韭菜简直一模一样

纽约时报揭露韩国底层的炒币青年,和国内韭菜简直一模一样

注:韩国“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似乎一个生活在没有希望的社会,看到国家经济不断陷入死胡同,他们甚至自暴自弃地称自己是“土勺子”(dirt spoons)。为了快速实现财富自由,韩国年轻人尝试了各种方式,加密货币就是其中之一。而现在,

炒币成为韩国底层青年新的暴富梦,熊市下也仍未放弃

链得得(微信号:ChainDD)2月15日讯,韩国“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似乎一个生活在没有希望的社会,看到国家经济不断陷入死胡同,他们甚至自暴自弃地称自己是“土勺子”(dirt spoons)。为了快速实现财富自由,韩国年轻人尝试了各种方式,加密货币就是其中之一。而现在,等待他们的却是难以承受的巨大损

韩国底层青年炒币暴富梦碎 熊市之下还不放弃

为了快速实现财富自由,韩国年轻人尝试了各种方式,加密货币就是其中之一。而现在,等待他们的却是难以承受的巨大损失。 韩国“千禧一代”的年轻人似乎一个生活在没有希望的社会,看到国家经济不断陷入死胡同,他们甚至自暴自弃地称自己是“土勺子”(dirt

纽约时报: 加密货币似乎是韩国青年摆脱等级制度的唯一途径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韩国,为了取得成功,传统的途径是在政府或者大企业中担任重要职位,然而,如果不是从一所顶尖大学毕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加密货币似乎提供了另一种出路,许多人,特别是千禧一代,将加密货币视为实现变革的解决方案,加密货币似乎仍然是摆脱等级制度的唯一途径。

纽约时报:加密货币似乎是韩国青年摆脱等级制度的唯一途径

2月14日,纽约时报刊文指出,在韩国,取得成功的传统途径是在政府或者大企业中担任重要职位。然而,如果不是从一所顶尖大学毕业,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加密货币似乎提供了另一种出路,千禧一代的许多人将加密货币视为实现变革的方式,加密货币似乎成了摆脱等级制度的唯一途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