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X 创始人张建钢:实际应用对区块链将有四大要求

来自:gongxiangcj.com 归档时间:2017-04-27
什么是区块链呢?不管是从WEF也好,还是从MIT也好,或者从很多别的重量级的专家也好,学者也好,都认为区块链就是一个分布式的帐本,实际上区块链的本质是互不信任的各方自动建立信任。用英文的表示就是automated trust amongst untrusted parties,这才是区块链真正的本质。大家之所以钟情区块链,是因为它能够降低建立信任的成本。人类活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信任。企业和企业之间,企业和个人之间,或者个人和个人之间,不同的信任层次,然后决定了不同层次的互动,不同层次的交往、以及交往方式。区块链能够做到自动可信,可信不是什么新东西,自动处理计算机都是在自动处理,但自动可信是区块链的新东西,是区块链最重要的特性。
  
因为区块链能够降低信任建立的成本,实现自动可信,那么它就能够提高效率,改善监管,而且未来能够催生新的业务。大家都知道区块链有空前的热度,不管是从VC的角度,还是从创业企业的角度,从银行系统、各个国家的研究机构和政府部门的角度,他们都对区块链非常的关注。但是很有意思的一点是,区块链基本上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就是说,世界范围里头大家都讲:“我有很多落地的应用,我在做这个,做那个。”实际上大家自己心知肚明,知道自己用它做什么,做到了什么程度。
  
区块链是自动建立信任,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通用的一个技术平台,因为任何需要多方可信交互的应用场景,都可以用到区块链,不管是注册登记也好,资产管理也好,还是票据也好、清算结算、风控监管审计、智慧城市、物流物联网、供应链、供应链金融、电商、医疗卫生、多方数据交换交易等等,几乎绝大部分的应用场景里,比较复杂的,需要多方交互的应用场景里面都有区块链的用武之地。
  
实际应用对区块链的要求
  
区块链和任何一个技术都一样,能够在现实应用里用起来,而不是在一个像the DAO这样的乌托邦里用起来,或者是虚拟货币这样的乌托邦里用起来。这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虚拟货币和电子货币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情。那么不管是任何一种技术,这些应用对它都会有一定的要求。
  
具体可能会有这几大方面的要求:
 
性能指标来说,我很可能需要大规模、低延迟,或者需要高并发,高吞吐量,以及全国全球的部署,我可能需要其中的一项或者几项的指标。
 
(1)交易的属性来说,交易实际上就是区块链的一个事件,交易间是不是可以依赖,可以回滚,是不是可以多方签名,多方加密,因为不同的应用场景有不同的应用要求。
从功能上来说,应用是不是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2)从安全的角度来说,是不是用了区块链以后,所有的东西都是透明的了,不需要透明的东西它是不是也得透明啊?
 
(3)从实现的角度来说,是不是很容易开发,很容易运营,没有门槛很快地去实现区块链的应用呢?
 
(4)从发展起来的角度来说,我用了现在的区块链技术,将来区块链发展以后是不是还得推倒重来呢?如果将来区块链蓬勃发展,我有很多链,那怎么做到跨链?不管是同构链还是异构链之间的互联互通和联邦,怎么做到这种生态的融合等。
  
这些都是现实应用对区块链的一些要求,也是困扰很多区块链平台的大问题。
  
归结起来说,传统的区块链存在几个大的问题:一是非常有限的能力,但是有非常高难度的进入门槛;二是智能合约,说实话,既不智能,又难以实现和运营,非常的笨,即便你实现简单的智能合约应用,这个代价都非常高昂或者根本不可能。更不用说你没有办法或者很难跟现有的生态系统集成和协作;还有一个很致命的一点就是,传统的区块链平台缺乏对应用的数据逻辑以及软硬件运营环境的完全保护。造成的结果就是传统的区块链平台实际上不能满足关键应用对性能、交易、功能、安全、实现、互联等方面的现实要求。
 
社区对区块链技术的迷思
  
有的人可能会问,为什么传统的区块链平台有这么多的问题?咱们从比特币开始讲起,从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也好,还是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也好,还是Hyperledger也好,这些业界的先驱或者是社区的先驱,他们非常聪明。但是区块链作为一个平台技术,其实是非常非常复杂得。它的复杂性在于技术的深度和广度,它涵盖了密码学、安全、隐私、大系统的集群,以及大规模跨地域的部署等等。实际上作为一个架构师,很难同时都能够把它把握的很好。造成的结果就是:不管是比特币还是以太坊,还是Hyperledger也好,仅仅是让人感觉它是一个虚拟社会里可以自己玩的东西,而不是在现实环境里真正能够用起来的东西。
  
深层次的原因是基于大咖们以及社区对区块链的迷思,没有真正的认识区块链。
 
还有更多别的迷思,这里不一一列举了。我主要想说,因为在整个社区、整个世界范围内,对区块链理解实际上是不正确的,那造成的结果就是这些平台在现实应用用起来的时候都不适合。大家可以会挑战我说:“我有很多的应用”。要让区块链真正用起来,就要破除社区对区块链的迷思,破除对先驱的崇拜,然后真正在这个基础上,看看到底哪些东西是区块链的本质,哪些东西不是。
    
区块链的现实应用场景
  
解决了传统区块链平台问题的区块链平台,才真正能够满足现实应用的这些要求,才能真正让区块链落地,真正让区块链用在现实应用里。实际上大家都知道,区块链的应用场景其实非常广泛的,因为它是在互不信任的各方之间自动建立信任。这种场景就很容易找到了,不管是大数据交易和大数据分析,还是风控监管和审计、物联网,物流客户激励积分,供应链,供应链金融等等。实际上很多的应用场景都可以用区块链来改造,来优化,然后达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改善监管的目的,同时很有可能催生新的业务。
  
比如供应链领域的话,即便是有一个大的企业作为龙头,那是不是小的企业都希望所有的数据能够让所有在链的其他厂家知道呢?我相信不是的,因为大家都可能是潜在的竞争对手。就是说在现实关键的应用里,同一个链上的各方实际上是互不信任的,那就意味着互不信任的各方实际上是不想过多的交换数据的。就是说,只想共享愿意共享的一部分或者只想共享给特定的相关方,而不是整个链上所有的相关方。传统区块链平台,实际上对于现有的供应链解决方案是没有任何吸引力的。我起先作为一个供方我只需要信任这个龙头企业就好了,因为我需要跟他做生意,我可以信任他,现在你跟我说,我要信任所有各家,我需要把所有的数据让各位共享,我不愿意的。
  
用PDX的区块链,在供应链的情景里,就回归了本源,你谁都不用信任,你甚至可以不用信任龙头企业,只需要跟相关方共享需要共享的信息,所有的信息都是由数据拥有者本身可控。这样的区块链平台才真正能够优化现有的供应链,为什么呢?因为它能够自动执行,自动可信,而且VC也好,政府服务也好,所有其他的增值服务都可以很容易的叠加到这个区块链上来,形成一个生态系统。
  
否则大家上链就意味着给所有人共享所有上链的东西,你想咱们之所以用到区块链就是因为咱们之间互相不信任,咱们想要共享的东西仅仅是非常小的一部分,甚至可能不是这个商业互动最关键的东西,因为关键的东西都涉及到商业秘密。
  
总结一下,传统的区块链平台实际上不适合关键的现实应用,除非你真的只是把区块链当成了一个帐本。把区块链当成一个自动可信的平台,这才是区块链的本质。如果仅仅是帐本的话,你不需要区块链,比如说咱们三方之间互不信任的话,咱们把它当成了一个数据库,或者当成了一个帐本,为什么不可以装三个数据库呢?咱们每天对一次帐不就好了吗?如果对得上咱们OK,如果对不上咱们有问题了,然后一条记录一条记录地查。
  
所以说要真正用到区块链的自动可信,真正是使用智能合约来实现这种自动处理、自动可信,在每一步都可信,而不是说一天两天之后咱们再看是哪个环节出错了。就是因为这种自动可信,才让区块链能够降低成本,减少人工的干预,然后提高效率。(钛媒体)

有关于PDX 创始人张建钢:实际应用对区块链将有四大要求

PDX创始人张建钢:传统区块链存在高延迟、难以商用和容易共谋等缺陷

PDX创始人张建钢今日表示,传统区块链存在四大问题:1、只能实现完全公开或联盟公开的高延迟智能合约应用;2、不能托管安全、私密、信任和性能取舍不同甚至冲突的智能合约应用;3、不能支持真正安全、私密的智能合约应用,性能和能力难以支撑大规模生产级运营;4、简单的异构子链、侧链架构规在规模不大的情况下容

PDX创始人张建钢:不能支持真正安全私密的应用是现有公有链的内伤

PDX创始人张建钢:不能支持真正安全私密的应用是现有公有链的内伤 PDX创始人张建钢今日表示,互联网催生了虚拟的网上社会,区块链则给这个网上社会增加了信任背书,其终极目标是作为可信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实现可信的网上社会。张建钢还表示,应用之所以要上链,就是因为相关方互相不信任。

PDX创始人张建钢:“一键建链”做到满足企业不同业务需求,才不是炒概念

PDX创始人张建钢:“一键建链”做到满足企业不同业务需求,才不是炒概念 PDX创始人张建钢表示,“一键建链”的概念被越来越多的区块链项目提起,而真正的“一键建链”要做到:企业可以一键式地创建智能合约的应用环境,可以选择用什么共识算法、节点、延迟、地址位置、处理能力以及吞吐量等

PDX创始人张建钢:区块链落地需解决“进入难、运维难、升级难”

PDX创始人张建钢:区块链落地需解决“进入难、运维难、升级难” 今日,PDX创始人张建钢表示,困扰区块链落地很重要的门槛是:进入难、运维难、升级难。一键建链可以解决进入难,简单工具可以解决运维难。但升级难则不易解决。升级包括底层区块链协议栈和链上合约应用的同时升级。好的解决办

PDX创始人张建钢:不能支持真正安全私密的应用是现有公有链的内伤

PDX创始人张建钢今日表示,互联网催生了虚拟的网上社会,区块链则给这个网上社会增加了信任背书,其终极目标是作为可信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实现可信的网上社会。张建钢还表示,应用之所以要上链,就是因为相关方互相不信任。现实应用大多是私密应用,数据和代都码是商业秘密;而数据的简单加密存储,以及代码的硬件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