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盛:老牌投行新生意,华尔街“谷歌”如何炼成?

来自:gongxiangcj.com 归档时间:2017-04-13
3年前,高盛在纽约总部的美国现金股票交易柜台雇佣了逾600名交易员,依据投资银行大客户的订单进行股票交易。如今,这个柜台只剩下两名股票交易员。这背后,是基于金融科技技术的大数据分析,以及互联网程序化交易迅速崛起。
 
老牌投行新生意——贷款
 
作为老牌投行,高盛看到了贷款潜在的机遇。2016年,高盛投资贷款净收入的三分之一来自于债务证券和贷款,其中包括了超过10亿美元的净利息收入。在过去四年中,高盛将放贷规模增加了2.8倍,达到约640亿美元。公司贷款占投资组合的46%,个人贷款占32%,房地产贷款占17%,面对日益增长的需求,高盛打算增加投资银行贷款和个人贷款组合。
 
2016年10月,高盛推出了全新的在线贷款平台Marcus,标志着向零售银行业务迈出了一大步。数字金融的发展,技术和风险管理水平的提高,让高盛看到了一个实现财富增长的新市场。在新技术革命的历史交叉口,新兴技术即将全面改变金融行业是大势所趋。
 
高盛的营销目标是信誉良好的消费者,并且信用卡债务为5000至30000美元,其中大多数人并不了解如何做好债务管理。美国的无担保消费贷款市场约为8500亿美元,业务缺口较大,高盛就此在大型银行和小型Fintech企业间另辟一条蹊径。
 
传统业务重抖擞——电子化
 
电子交易的发展和新技术的引进正在改变着投行的业务,为他们带来新的挑战。证券,期货和期权交易越来越多地以电子交易的形式发生,在与替代交易系统竞争的过程中,特别是以交易所为基础的市场化活动,高盛表示在这些领域会遇到持续的竞争压力。
 
此外,客户更多地使用低成本的电子交易系统,直接进入交易市场可能会导致佣金和利差的下降,从而产生负债。高盛投入了大量资源用于电子交易系统的发展,并且期待继续做下去,但是这些系统所产生的收益不能保证为高盛的投资带来足够的回报,特别是考虑到电子交易普遍较低的佣金。
 
引领前沿杀手锏——技术
 
技术是高盛业务发展的核心。简单来说,它是一个核心的竞争优势,通过提升客户的体验,提高效率,创造新的机遇来驱动长期价值。
 
高盛对Marquee平台的投资,为机构客户提供了一系列应用程序,Marquee允许客户访问市场营销人员使用的一些分析和风险管理工具,这是一个前沿的机会。更广泛地说,高盛正在投资基础设施建设,来提高电子执行能力。
 
高盛已经在电子执行平台上实现成功的投资。由于对Marquee平台和其他平台的投资,高盛的全球基础设施能够以更有效的方式执行股权并选择FICC交易,而且高盛所有的客户,不仅仅是定量策略的客户,都可以享受更有效执行的好处。
 
高盛也将技术整合到了招聘流程中,特别是第一轮的视频面试可以多样化地评估人才库。对于2017年的实习班,高盛已经对来自900多所学校的候选人进行了访谈,比去年增加了100多所学校。
 
不拘一格降人才——STEM
 
在金融科技的背景下,大型金融机构由“技术支撑业务”向“技术引领业务”的思维转变。高盛越来越注重招聘有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背景的人士,2016年,37%的新加入高盛的校园分析师来自STEM专业。
 
高盛员工中有近9000人是工程师和编程人员,占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这一比重超过了以技术驱动的互联网巨头Facebook、Twitter、Linkedin。
 
细数风云求突围——投资
 
金融危机之后,高盛的收入已经下降四分之一,一直低于十年前的水平。即使是业绩好的季度,其股本回报率也才勉强达到两位数。核心业务正遭受到技术和监管的重创,迫使高盛试图通过扶持和利用科技公司来变革自身乃至整个行业,Symphony和Kensho就是这样的两个例子。
 
Symphony是一个即时通讯平台,由多家投资公司组成的财团所有。它提供了一个很关键的功能:数据和通讯的无缝融合,目前这项功能几乎被彭博垄断。在华尔街从一个街名变成一个行业的代名词之后,这样的资讯终端便成为金融业最终的信息渠道。Kensho每天对海量信息做筛选——包含各种讲话、各类收益、地震等等——以帮助投资者在数据中找出可能影响价格走向的关联信息。
 
高盛正在形成一个变革的框架,涵盖对“金融科技”(Fintech)领域的战略投资、交易流程的自动化、并购传统银行吸储以降低融资成本、与客户交流的平台化与电子化等四个维度。
 
笑傲江湖定乾坤——谷歌
 
高盛的副首席财务官的Marty Chavez今年早些时候向一群计算机科学家表示,高盛与谷歌的业务有许多相似之处。目前,高盛已经开始进行自动化,不仅仅是在交易大厅,而是应用于投资银行业务。
 
Chavez一月在哈佛应用计算科学研究所发言。他说:“高盛之于风险就好像谷歌之于搜索。”
 
演讲中,Chavez 是这样描述谷歌的:
 
谷歌生产软件服务,这些软件服务吸引了数以十亿计的人群,然后谷歌将人们的注意力卖给了广告商。
 
这是他对于高盛的描述:
 
当客户面对他不想面对的风险或者想要承担本没有的风险时,高盛能完成这个任务。这是高盛最底层的逻辑。如果客户不在就这些风险的问题与我们联系,那我们就没生意可做了。
清醒地认识到了这一点,高盛打造了一个被称作“数据湖(Data Lake)”的系统。这个系统能够从交易,市场,投资调查之中获取数据,还能分析电子邮件,电话录音和短信。高盛把所有的数据都集中到了一起,并应用了机器学习。
 
这个系统是为了引导雇员们在什么时候给什么人打电话。
 
“我们真正值钱的东西是我们所拥有的庞大的数据,”Chavez 说道。“对于鼓励客户给我们打电话解决风险问题这个方面,这些数据非常有价值,利用这些数据我们能给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也正是我们将要做的。”
 
第一步是积累和分析数据,下一步是将数据交给客户。
 
Chavez 在下面这张 PPT 中描述的目前高盛获取数据和交付数据的状态,以及未来他希望实现的状态。
     
在新的计划中,将会存在一个数据中心,它从数据所有者那获取数据,将数据集中于一处,然后分发给客户。这个模型是基于 API 的,API 是计算机程序之间在没有人为干预的条件下互相“交流”的标准方式。当你用微博账户登录网易云音乐的时候,网易云音乐在与微博的 API 交流。
 
几年前亚马逊的创始人 Jeff Bezos 曾说亚马逊团队将他们的产品整合起来就是应用了 API,如此才能实现高速和高效,而且程序员们还能再此基础上开发新的服务。Chavez 在演讲中还着重介绍了 Salesforce,eBay,Expedia 的 API。
 
这个模型是基于数据的,它收集数据,分析数据,然后通过Chavez 所拥护的高盛数字平台将数据提供内部和外部的客户。
   
这个模型会造成一些影响。
 
首先,如果你或你的朋友在华尔街工作,你或你的朋友正在扮演的是上面故事中谷歌业务员的角色。这个向API的转变对于那个业务员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然后,它将会把高盛变成信息技术的公司。
 
“我们把所有的动作,所有的行动都转给了API,”Chavez说道。“现在我们唯一坚持不变的就是一个高标准,无瑕疵的 API使用手册,因为我们正在开放海量的API,而之前我们只有一个,那就是接线员。”(光合客)

有关于高盛:老牌投行新生意,华尔街“谷歌”如何炼成?

高调入场、悄然退场 华尔街大佬的加密之行已结束?

1月,摩根士丹利称正在为其客户清算芝加哥商业交易所(CME)和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的比特币期货。 5月,高盛表示计划用自有资金开展比特币期货交易,建立华尔街第一个比特币交易柜台。 9月,花旗集团也宣布开发了一款面向机构投资者的低风险加密货币产品“数字资产凭证”(DAR)。

高调入场、悄然退场,华尔街大佬的加密之行已经结束了吗?

据统计,2018年以来,已有十余家华尔街巨头先后进入数字货币领域,其中包括了华尔街老牌投行——高盛、全球最大银行之一——摩根士丹利、被评为“欢迎比特币的全球八大金融机构”之一的花旗银行。然而你会发现,目前根本看不到这些大佬的身影。寒冬一年,强势入场的华尔街巨头们也有了退场的迹象。

PLUSFO超级链

 PlusFo——最有潜力的挖矿项目——PlusFo的团队来自于谷歌、微软、高盛、华尔街知名投行

PLUSFO超级链

 PlusFo——最有潜力的挖矿项目——PlusFo的团队来自于谷歌、微软、高盛、华尔街知名投行

华尔街早就准备好了 | 女王热闻评读

今天被几个前同事拉出去聊比特币,一整天都耗在了国贸的星巴克里。   说实话这个现象还挺奇怪的。自从女王离开金融行业之后,就不怎么跟曾经的金融朋友联络了。毕竟在鄙视链明显的传统金融人眼里,加密货币连被鄙视的资格都没有。在金融从业者看来,比特币就是一群社交无能的电脑宅男在愤世嫉俗中编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