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益集团的垄断防线阻碍改革 数字货币能打破吗?

来自:gongxiangcj.com 归档时间:2017-03-14
央视纪录片《货币》中有这样几句台词:“地球的生命是45.6亿年,人类的生命是250万年,它的生命是5000年,如果将人类生命的250万年压缩成24个小时,那么它伴随人类的时间不足3分钟。它就是我们熟悉又陌生的—货币”。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货币的历史可以说是一瞬间,然后这短短的一瞬间却给人们带来了很多麻烦,比历史上18世纪法国滥发纸币差点爆发革命,一战后德国马克纸币超级贬值引发国内强烈反社会思潮,如今的津巴布韦和委内瑞拉等国超级通胀引起国内的动荡等等。总之,货币在促进生产,方便人们生活的同时也在利用人们的私欲愚弄着我们。如今,随着互联网以及区块链技术发展,数字货币进入人们的视野。史上很多改革都与货币有关,数字货币能起到重大作用吗?拭目以待。
 
什么是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是由央行担保并签名发行的代表具体金额的加密数字串。数字货币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比特币这样的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另一类是央行发行的具有中心化特征的数字货币。比特币类似于过去金或银,法定数字货币类似于政府(央行)发行的纸币。政府发行的货币从有形的纸质货币过渡到无形的数字货币,这种超越体现了社会成本的节约和货币安全性的提升。从这个定义上,看不出数字货币的优点,而这个优点要从比特币说起。
 
比特币不依靠特定货币机构发行,它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比特币经济使用整个P2P网络中众多节点构成的分布式数据库来确认并记录所有的交易行为,并使用密码学的设计来确保货币流通各个环节安全性。
 
如果数字货币是类似比特币一样的特征,所有的交易行为都是通过数据库记录,并且如果每一笔货币的支付都对应着详细的商品或劳务信息,那么还会有灰色地带吗?还会有行受“惠”吗?还会有偷漏税吗?还会有“洗”钱吗?一切丑恶都会曝光在晴天白日下。
 
数字货币的形态
 
数字货币的具体形态可以是一个来源于实体账户的数字,也可以是记于名下的一串由特定密码学与共识算法验证的数字。这些数字货币可以体现或携带于数字钱包中,而数字钱包又可以应用于移动终端、PC终端或卡基上。如果只是普通数字配上数字钱包,还只是电子货币;如果是加密数字存储于数字钱包并运行在特定数字货币网络中,这才是纯数字货币。电子货币的优点是形式简单,在现有支付体系下稍作变动即可完成;缺点是对账户体系依赖较大,防篡改能力较弱,KYC(了解客户,Know Your Customer)与AML(反洗钱,Anti-money Laundering)成本较高。
 
纯数字货币的优点是可以借鉴吸收当今各种类数字货币的先进技术,以更难篡改、更易线上和线下操作、可视性更强、渠道更为广泛的方式运行;缺点是需要构建一套全新生态系统,技术要求更高,体系运行维护难度较大。以上两种形式在一定程度上具有互补性,在不同应用场景下可以择优使用以满足不同需求。
 
央行在设计数字货币时考虑到了KYC和AML需求,想一下数字货币取代了所有的现金,那将是什么局面?好象和阿三的废大额纸币异曲同工吧。就算以前不计,那么之后每一笔收入都会有真实的记录,都要纳税,也许会路不拾遗再现江湖吧?这点设计也许会被人诟病,因为进入深水区的阻力更大吧。
 
数字货币对金融体系的影响
 
数字货币会对经济和社会各个方面带来深刻影响,尤其对金融体系的影响更为深远,逻辑上可能出现几个结果:第一,货币结构发生变化,货币乘数增大;第二,实物货币需求持续下降,金融资产相互转换速度加快;第三,货币流通速度的可测量度有所提升,大数据分析的基础更为扎实,有利于更好地计算货币总量、分析货币结构;第四,降低KYC与AML成本,提高监管效率;第五,提供高效的共享金融环境,驱动金融创新。
 
数字货币对金融体系还可能带来另一个重要变化,即更易引发金融脱媒,影响货币创造。由于数字货币使存款(M2-M0)向现金(M0)的转化变得十分便捷,金融恐慌和金融风险一旦产生也会加速传染,加剧对金融稳定和金融安全的破坏性。鉴于此,特定条件下必须设置适当机制加以限制。
 
数字货币的进展
 
从2014年起就央行组织专家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团队,并于2015年初进一步充实力量,对数字货币发行和运行框架、数字货币关键技术、数字货币发行流通环境、数字货币面临的法律问题、数字货币对经济金融体系的影响、法定数字货币与私人类数字货币的关系、国外数字货币的发行经验等进行了深入研究,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目前,人民银行的数字货币研发工作正在进入新的阶段,内容包括加强内外部交流与合作、设立专门研究机构、进一步完善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和流通体系、加快法定数字货币原型构建、深入研究并尝试应用法定数字货币涉及的各类信息技术等。
 
国家的权力重点是政府,社会的权力重点是利益集团,国家承平日久都会产生利益集团,不管什么体制什么政体概莫能外。这些集团阻碍改革已成共识,最近几年的政府报告多次提及改革进入深水区、阻力重重云云,甚至总理说触及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越是在这种情况下,越需要技术突破带来改革的破局,以区块链技术为根基的数字货币从技术上完全可以打破利益集团的垄断防线。而如今的难点就在于谁来推动数字货币的尽快登台了。(互金观察站)

有关于利益集团的垄断防线阻碍改革 数字货币能打破吗?

利益集团的垄断防线阻碍改革 数字货币能打破吗?

央视纪录片《货币》中有这样几句台词:“地球的生命是45.6亿年,人类的生命是250万年,它的生命是5000年,如果将人类生命的250万年压缩成24个小时,那么它伴随人类的时间不足3分钟。它就是我们熟悉又陌生的—货币”。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货币的历史可以说是一瞬间,然后这短短的一瞬间却给人们带来了很多

利益集团的垄断防线阻碍改革 数字货币能打破吗?

央视纪录片《货币》中有这样几句台词:“地球的生命是45.6亿年,人类的生命是250万年,它的生命是5000年,如果将人类生命的250万年压缩成24个小时,那么它伴随人类的时间不足3分钟。它就是我们熟悉又陌生的—货币”。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货币的历史可以说是一瞬间,然后这短短的一瞬间却给人们带来了

利益集团的垄断防线阻碍改革 数字货币能打破吗?

央视纪录片《货币》中有这样几句台词:“地球的生命是45.6亿年,人类的生命是250万年,它的生命是5000年,如果将人类生命的250万年压缩成24个小时,那么它伴随人类的时间不足3分钟。它就是我们熟悉又陌生的—货币”。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货币的历史可以说是一瞬间,然后这短短的一瞬间却给人们带来了很多

秋后的蚂蚱

秋后的蚂蚱 蹦达不了几天你给我滚。 NC 你来蹦都没得蹦!还秋后,春天马上都要来了,还秋天,你个死老头一天都不能消停,人家过年,你在这说鬼话~你没有妻儿老小吗? 你给我滚 你给我滚 滚,滚犊子 从头对到尾那是神仙干的事,预测都是打脸。 楼主又空仓比特 全仓法币啦 呵呵 楼主,你真的恶到人了。 有人说

中国企业家共识:不改等死,乱改找死

作为当代中国精英的重要组成部分,企业家群体对于改革究竟抱有什么样的态度?与微博等带有强烈情绪性的社交平台所展现的所谓“舆情”相比,又会有什么样的区别?   近一年来,在继续研究中国近代改革史、观察当代改革实践的过程中,我有幸与百余名中国企业家进行了辅以问卷的访谈,或许多少能有些管中窥豹之意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