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周年征文]比特币之风吹过,我和他一起奔跑追风

来自:btc38.com 归档时间:2016-07-14
作者:三木登



追风的人,向着未知而飘渺的方向不断前进着,用身体的每一个感官去感受风的抚摸,不是为了抓到风而奔跑,追风的人只是在享受追风的快乐。

新的事物就好像是捉摸不透的风一样,没有人知道这会成为预示着春天到来的春风还是卷走一切的龙卷风,而我们这些追在风身后的人也不是为了证明这到底什么风,或者是抓住它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我们只是享受着追风的乐趣,我们给这个风起了名字,叫做比特币,我们在华丽的哈希算法和非对称加密中畅游探索,在它时而温顺时而狂暴中细细品味其中变化的奥秘,在领先的追风者的脚步中寻找新的途径超越过去,有时跑累了一群追风的人会盘腿坐在地上开始打趣这风“这风真是小孩子脾气,但是非常有追着它跑的价值”,嘻嘻哈哈抒发完自己的感慨以后又拍拍身下的灰拉伸拉伸筋骨,朝着风吹过的方向起步。
 
我是追风的人,一个刚刚结束高考步入十八岁,这样一个最美好的岁月的追风人,同样也是一张空白的纸,我和这阵风没有过去,也没有故事,决定去追这阵风,是因为另一位追风者。

从2011年也就是在我步入初中的时候,这个人听到了有阵风拥有了自己的名字,叫做比特币,但是就好像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需要带着极大的牺牲精神才能证明螃蟹其实是非常美味的海鲜一样,追逐刚刚掀起的风时是非常需要勇气的,因为它所存在的不确定性也许在追风人刚刚起步的一瞬间就吞噬一切,所以这位追风人没有起步静静地等待着风吹过的一瞬间,在2013年,风越吹越大,终于拂过这个追风人的心头,他起身,坚定而且毫不犹豫地开始了奔跑,“这不是简单的一种赚钱手段,这是一场革命,一场货币的革命!

”追风人脸上浮现出许久没有拥有过的期待和激动,人生,就好像镜花水月一般,转眼就会烟消云散,越来越多的人在结束了短暂的青春以后就为了生活奔波,他们心中不再有过去追逐梦想时的激情,他们渐渐慢下了脚步停在通往梦想的温柔乡的途中,现实,生活,成了阻挡他们脚步的高山。但是这阵风吹得多么惹人心动,吹得让人忍不住去翻越那座高山迈开脚步去寻找风吹的方向,这风的名字多好听,这风吹过的地方生长出了一朵朵摇曳着的花朵,红的,紫的,黄的,多好看,这风抚摸过的地方变得滚烫,过去的梦想被自己的弱小而阻挡上了锁,但是比特币之风又好像让那个追风人看到年轻的自己在向他招手,说着,奔跑吧,奔跑吧,奔跑吧!
 
追风的人,启程。
 
追风的人并没有吃螃蟹的那个人那么幸运,固然美丽的风景看到的不少,同样,区块链分叉事件,以及2013年4月10日的死亡之夜,都让追风的人吃了不少苦头,也消减了无数和他一起追风的人,无助,不是自己失去了多少,而是周围的人一个个消失自己却无法定夺何去何从的茫然,但是很幸运的是,我的那位追风人很坚强也很果断,“如果没有风险,革命还叫革命吗?”他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加大了脚步跟在比特币之风的身后,不是无可奈何,而是满脸微笑。我相信这个追风人一定在比特币之风绝望的咆哮中看到了希望的阳光,和所有坚持下来的追风人一样,既然有阳光,那就一定还有希望,和未知的美丽景象。追风的人就这么前进着,而比特币之风也越来越温柔,而被它亲吻过的人也不由自主加入了追风的大部队,追风的人都很温柔,都很坚强仿佛一家人一般,“革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如果只有一个中本聪,无论这风吹得再怎么好,也不会有追逐它的人”追风的人这么想,就好像书上写的,只要还有一个人信任比特币,比特币就会永远存在。

追风的人跑着跑着已经有了三年的时间,不知跑过多少峡谷,不知越过多少溪流,比特币之风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们,就像母亲在前方探路,莱特币,微币,狗狗币等等都是追逐在母亲身后的孩子摇摇摆摆地前进,带着每个人自己的特色,追风的人追着比特币之风却也忍不住喜欢这些可爱的小家伙,也许还不够成熟但同样代表了无限的可能性,于是那些追风者一个个有了自己的列队,握住小旋风们的手一起想那大风奔跑着,不畏突如其来的暴雨,更不惧周围路人的不解嘲笑的目光,因为追风的人相信着,他所走上的旅程是充满意义且充满价值的,是不能仅仅用好与坏评价的,是不能仅仅用赚与亏所局限的,他与他们走上的是一段通往新时代的神奇之旅。
 
追风的人继续奔跑着,突然想到了这不可能是一个犹如800米一般稍微忍耐就可以看到终点的道路,追风的人决定传承,追风的人把目光放到我这样一个除了学习没有做过任何挑战的人身上,追风的人问我,“你知道比特币吗?”我当然知道,可谓耳目渲染,“那你就好好研究一下吧,比特币到底能够发扬光大到什么地步,也许我可能看不到,也许你也可能看不到,但是只要传承下去终有一天会展现在所有人眼前的”追风的人。
 
这么说,我茫然,只是偶尔开始翻翻追风的人喜欢的关于比特币的书,最先抓住我这样几乎一无所知的人的是哈希算法,非对称加密RSA算法和椭圆曲线算法,这很复杂但是原理很让人大呼神奇,也不得不感叹由P2P软件产生的比特币确实是一种智慧,是一种让人不得不赞叹的新产物。
 
当然,提到比特币自然会想到钱包,挖矿,每四年产量减半这样的词语,但也不过是仅仅知道而已,我不知道原来钱包的财富全部都承载在一个私钥上,也不知道可以把私钥抄下来的方法叫纸钱包,去http://brainwallet.org上想一句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话作为私钥的方法叫做脑钱包,更不用说挖矿是需要依靠极大的算力的,当然在一个月的信手翻阅以后也稍微懂得了一些皮毛,我当然还做不到和我的追风人一样坚定地却迈开脚步,当全新的事物出现在一个人面前需要时间去将这种陌生融入自己的生活,将它变得好像吃饭睡觉这样的自然熟悉,我,所有和我一样作为传
者,传承那无数追风者信念的小小追风者们,也正在慢慢地去触摸那阵越吹越拨动人心弦的风,也许看上去笨拙而茫然,但是故事的创造并不是一天或者是一年就可以完成的,就像醇厚的酒都是经过漫长的岁月才醉人心脾的一样。
 
当然因为有我的追风人,所以比特时代很自然的出现在我的身边,不用去Mt.GOX,只要轻巧地注册就可以方便的交易,可以快捷地学习那些追风者的经验,对于我们这些小小追风者来说,比特时代是一个小小的牢固的防护罩,是让我们这些追风的小菜鸟们可以不会一下子被大风吹得措手不及的港湾,这里有很多追风者为我们保驾护航,为我们点亮走向那比特之风的明灯,比特时代与我们勇敢地去追风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我的追风人,以及传承追风人的我们与那风所书写的故事,就是和比特时代所属写下的故事,一路有你,时代在变,追风的人在变,但是你不变,风不变。
 
这比特币之风还将吹过很多很多地方,它还有自己很长很长的路途,我的追风人和他的伙伴们正在奔跑着,一起描绘着一起拥抱着他们和比特币之风创造出来的故事,在这比特时代的陪伴下,故事从来没有出现过反派的角色,但这是他们的故事,世界上不会有一模一样的故事,而我,我们这样尚且青涩的追风者正在起步,正在努力书写和他们不一样的故事,是属于我们自己的,独一无二的故事,但是只有这么一点我可以相信,如果有比特时代这样一个温柔的手,会扶住将跌到的我们的这样一只手,会为我们擦去眼泪的这样一只手,我们的故事将和那些追风的人一样------不会出现反派角色。
 
顺便一提,我的那个追风的人,是我的父亲。
 
风在吹,人在追;路途遥遥,歌声飘飘。
 
年轻的追风者啊,起航吧。
 
那美丽的,扣人心弦的故事,在比特时代的怀抱之下,将由我们写下崭新的篇章。(全文完)

原标题:我和时代的故事:追风的人

相关征文:我和时代的故事——心中的一片净土
                白雪珠穆朗玛之时代舟我(币圈文言文)
                在时代学习挖矿和使用比特时代交易所
                我的时代我的梦(币市老韭菜成长记)
                人生百年,沉浮一梦,时代三年,受益匪浅!

有奖征文等你来:点此进入征文区


有关于[三周年征文]比特币之风吹过,我和他一起奔跑追风

我和时代的故事:追风的人

本帖最后由 BTC风季灵 于 2016-7-21 11:26 编辑 我和比特时代的故事:追风的人 追风的人,向着未知而飘渺的方向不断前进着,用身体的每一个感官去感受风的抚摸,不是为了抓到风而奔跑,追风的人只是在享受追风的快乐。新的事

[三周年征文]白雪珠穆朗玛之时代舟我(币圈文言文)

作者:zhy 第一季    板块形成   在金融这个纷争的世界里,k线无声伴锋魂, 你我的小心脏时刻在承受这场游戏的洗礼,悲欢喜乐, 纷纷绕绕, 合合离离。   那是一个虫飞梦乡狗酣睡的黑夜中。   一夜行人突然打通七经八脉, 悟得一横空出世之

三周年活动,你有什么看法呢?

三周年活动已经结束了,感谢大家的热心参与。账户中有时代币的用户不要忘记每周五手动领取财富豆哦。征文贴已经发给评审,不久就会有结果了。不知大家对于时代三周年活动有什么看法呢?欢迎大家来吐槽。。。。。活动搞得很热闹,祝贺成功 非常好,让大家更明白时代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良心平台。唯一的遗憾就是我没有1.2W

致时代用户的一封感谢信 暨 时代两周年活动公告

致时代用户的一封感谢信亲爱的时代用户:比特时代两岁啦!从2013 到 2015 ,比特时代已经陪您一起在数字货币行业走过两年了。“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人的一生,能有多少个两年。而这两年,数字货币圈又发生过多少波澜起伏的事情啊。而这两年,比特时代又多想对你说一声感谢啊。多感谢,你看到了我的的笨拙

比特时代三周年活动最后一天,不要错过哦

本帖最后由 比特时代-小妖 于 2016-7-18 09:42 编辑 今天是比特时代三周年活动最后一天。活动征文,交易刷号,时代财富的加息定投都只有最后一天的时间了。最后一天,大家不要错过哦!时代三周年,初心不变,感谢有你。说好了有几百万用户参与征文的却不到30个。。 宜州抠门电话总 发表于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