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块链与数字货币

来自:bitcoin86.com 归档时间:2016-06-03
区块链与数字货币

自乔布斯2007年发布苹果手机以来,不仅给移动终端市场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直接导致诺基亚摩托索尼爱立信等老牌手机厂商退出;也还顺便颠覆了互联网时代的WINTEL联盟与电脑厂商,导致IBM卖掉电脑,康柏被惠普并购,DELL要去购买BMC做云服务……

2014年来自移动的联网流量超越PC互联网,宣告着“以移动来联网处理”的大潮已经来临;

在此得出第一个结论:基于PC时代的互联网(Internet Protocol)即将被“移动物联网”所替代。

从而引导出第二个结论:基于PC互联网的区块链技术,无法成为”物联网”时代的主流技术。(所谓区块链,就是以去中心化和去信任化的方式,来集体维护一个可靠数据库的技术方案。通俗来说,区块链可以理解为一种全民记账的一种技术,或者说可以理解为是一种分布式记账技术)。

那么再说“数字货币”。

2014年加州州长已签署AB-129法案 敲定数字货币合法地位;

2015年10月底英国《经济学人》题为“The trust machine”的封面报道,将原本作为比特币底层技术的区块链推到了公众视野中:该文章预言区块链会成为全球的一个可信的基石的同时,各国央行似乎不约而同燃起了对这一技术的热情:英国央行专门发表了一份88页的区块链报告,位于东加勒比海的岛国巴巴多斯更是默许本国推出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此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欧洲央行、中国香港等也表现出对这一技术的浓厚兴趣。

那么,时下喧嚣一时的“区块链”真的可以成为“数字货币”的技术载体么。

且不说以“区块链技术”为底层技术的比特币(从理论上)取代了传统央行货币发行体系。

发行货币是一种专门的权力,一般来说都归属于各国央行。

这种权力有很多好处,控制住货币才可以搞宏观调控,发行货币还可以顺便收铸币税。当然,央行统一发行货币确实也避免了很多欺诈、纠纷,降低了商业交易中由于不信任带来的成本。

在比特币体系中没有央行,新的货币是按照既定规则生成(或者不生成)的,没有一个中央机构可以启动、终止或者改变它。如果真的使用比特币,央行决定不了货币数量,货币政策调控就没法搞了。此外,由于不能增发货币,铸币税也收不到了。

当年欧元区刚刚成立时,就把货币发行权从各国央行统一上收到了欧洲央行手中,性质略有类似。

各国央行都渴望根据自己国家的具体情况制定具体的货币政策,而且出于政治考虑,也没有人愿意自己手里的权力被收走。所以当时各国央行的反弹还是比较激烈的。

如果比特币真的应用起来了,各国央行的反应应该会比当时欧元区的情况更激烈。

但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真的是去“中心化”么?

套用基辛格博士的"谁掌握了货币发行权,谁就掌握了世界" ,那么“如果数字货币是依赖互联网发行与流通的”,那么“谁掌握了互联网,谁就掌握了全球的数字货币”,这个结论就非常清楚了。

同时,天生的匿名性与不可追踪的“互联网”底层特性,与“金融可信”就是天然矛盾。

因此,对所有基于“互联网”的“金融”,都必须“三思而后行”。

去年的“股灾”就是前车之鉴(笔者2014年就给国家有关部门写报告论及此事)。

那么全球风靡一时的比特币,是否能够承担“数字货币”这种角色呢?

我们先来分析比特币的价值主要所在:

1.数量有限。所有的都挖出来,一共就2100万个。

2.没有假币。比特币的生成是一项全球统一难度的分布式计算任务,无法单独进行假冒并生产假币。

3.P2P交易确认。直接的比特币交易会在全球P2P网络中进行保存和确认,无法抵赖和伪造。

4.在理想的前提下(全球只有比特币一种货币),没有通货膨胀的风险(但是有很大的紧缩风险)。

由于上面的原因,很多人参与挖矿或者投资交易,因为他们认为,如果拥有1个比特币,将来就能拥有全球2100万分之一的财富。但是,前提条件是全球只有比特币这一种货币。

从上我们可以看出,比特币的产生并非基于人类社会的“劳动与价值”,而只是通过算法“人为”限定了“数量”以及“挖掘过程”,只是一种“GPU矿工的耗电量的数值”,根本无法承担“数字货币”的角色。

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指出,货币最初源自简单的、个别的、

偶然的物物交换。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商品生产的扩大,扩大的价值形式逐步形成。当商品世界分离出一种专门充当一切商品等价物的商品时,一般价值形式形成。

然而生产力进一步发展,商品交换范围进一步扩大,这就要求一般等价物固定在一种特别形式的商品上,于是货币开始出现。但是,无论是哪种形式的价值形式,商品的价值必须在另一种实在的商品上。

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尤其是移动终端的普及包括可穿戴设备等引发的“移动网络”的“无时不有,无处不在”的时代,会催生一种“数字化货币”,来担当任何商品的表现形式。

2015年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从2011年的743亿元,到2015年已达到16万亿元。五年时间,增长将近两百倍。从大到连锁超市,小到个体零售店、小摊位,都能用到支付宝、微信、百度钱包等移动支付手段,移动支付在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常见,消费者的支付习惯正悄然改变。

在快速增长的移动支付市场,有一种新的支付方式引人瞩目——扫码支付。

2016年易宝支付调研报告显示,有78.82%的消费者使用扫码支付,说明目前扫码支付的使用率、普及率还是很高的。为什么说扫码支付发展迅猛,易宝支付强内容组分析主要是几方面原因:第一,支付场景的需求决定。无论吃饭,小卖铺,甚至卖菜卖饮料的小摊上,都可以扫码支付,支付场景的增多,加大了扫码支付使用率。第二,O2O行业的崛起。虽然大部分用户是在线上消费,但线下享用完服务后的结算场景也不断增加,因此导致的消费后扫码支付频次增加。第三,各品牌的扫码支付产品的争相推出以及优惠力度。我们经常碰到,使用扫码支付绑卡可以活动奖品,使用扫码支付可以立减,使用扫码支付可以打折等等商家推出的五花八门的促销活动,鼓励用户绑卡,体验扫码支付方式。第四,知名品牌的加入也加剧了扫码支付的发展。如肯德基、711便利店等为了提高各自的服务方便快捷度,都纷纷增加扫码支付方式。以上这些因素导致了扫码支付的快速发展。

在众多支付公司的扫码产品中,支付宝使用率达83%;微信使用率达64%,遥遥领先于其他品牌。

目前,二维码扫码支付方式已逐渐为人们所接受,将成为今后消费领域重要的支付手段,也将是“数字货币”的载体。

顺应时代潮流,2016年,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表示,未来移动支付前景明朗,央行正积极研究国内外相关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争取早日发行数字货币

为什么央行会在这个时间点抛出数字货币,开始研讨和探讨它?

首先大环境上,最近几十年以来,全球货币体系一直是处于从中心化到去中心化的过程,目前国际金融形势复杂多端,中国金融改革到了迫切求变的时刻。

其次,央行有关负责人表示,如果成功发行数字货币,将带来许多便利:可以有效降低传统纸币发行、流通的高昂成本,提升经济交易活动的便利性和透明度;可减少洗钱、逃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提升央行对货币供给和货币流通的控制力,更好地支持经济社会发展,助力普惠金融全面实现;有助于建设全新的金融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支付体系,提升支付清算效率,推动经济提质增效升级等。

但是,并非一味依赖互联网,而是随着支付宝、微信扫码支付等工具的跨国普及运用,研发独立自主的“移动物联网”,在这个基础上,中国央行推出的数字货币,才应该说是水到渠成。

转自:http://www.jpm.cn/article-9515-1.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有关于区块链与数字货币

区块链到底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数字货币独立于现行的货币体系之外,并且成为微商、网红、投机客们暴富的天堂最终让它开始面临诸多困难,一味地将区块链的应用聚焦在数字货币身上,只会把区块链的发展路子越走越窄,直到后来变成一个非常非常小众的技术应用。对于一个刚刚兴起的新技术来讲,缩小而非拓展区块链的应用并非明智之举。只有通过拓展区块链的

华雨欢:数字货币不是区块链的铐镣而是其闪光点

华雨欢:数字货币不是区块链的铐镣而是其闪光点 前言:雨欢在这里问,你是因为什么而知道区块链的呢?国家推广?朋友介绍?书本学习?大部分的人还是回归因到数字货币身上吧。因为数字货币市场的发展崛起才让人察觉到区块链的技术强大,而就是因为这一点,那些技术狂人一直认为数字货币会把区块链的发展带

数字货币并非终极追求,区块链的未来在于应用

经历了早期的野蛮成长之后,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开始回归理性客观的发展阶段。探索区块链对于互联网行业的支持作用,而非颠覆作用正在成为行业发展的共识。作为一种较为基础的技术来讲,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只有与互联网并行或许才能走得更加长远。一味地孤立和封闭,只会把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带入到死胡同里。于是,我们看到一个以

数字货币并非终极追求,区块链的未来在于应用

经历了早期的野蛮成长之后,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开始回归理性客观的发展阶段。探索区块链对于互联网行业的支持作用,而非颠覆作用正在成为行业发展的共识。作为一种较为基础的技术来讲,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只有与互联网并行或许才能走得更加长远。一味地孤立和封闭,只会把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带入到死胡同里。  于是,我们看到一

梦溪币谈:数字货币并非终极追求 区块链的未来在于应用

经历了早期的野蛮成长之后,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开始回归理性客观的发展阶段。探索区块链对于互联网行业的支持作用,而非颠覆作用正在成为行业发展的共识。作为一种较为基础的技术来讲,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只有与互联网并行或许才能走得更加长远。一味地孤立和封闭,只会把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带入到死胡同里。于是,我们看到一个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