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者并不关心银行是否使用区块链

来自:bitcoin86.com 归档时间:2016-03-15

消费者并不关心银行是否使用区块链


最近,区块链空间流行起了一个假设,消费者并不关心区块链技术以及它是如何工作的。因为这一概念已经内化,产品开发人员和比特币理论家也都是人云亦云。但是,如果这些都不是真实的,会怎么样呢?

许多比特币使用者都做出了错误的结论。就在去年11月,Brock Pierce就宣称也许消费者在乎他们的产品从何而来,但却不在乎比特币。这种 情绪在波特兰迪亚的一场大受欢迎的演出中表现的尤为突出,表演的主人公询问了天上掉馅饼的人生故事。正如Pierce对于比特币的评价:

“许多关于比特币的事情都被掩盖了起来,正如大家所了解的,我们热衷于投资使用比特币的公司,就比如Abra,但他们却没有告诉消费者,因为消费者 只需要知道从这里到菲律宾取钱就可以了。他们不关心资金是如何到达那里的,他们只需要知道资金会汇到这里,怎样更快,怎样更便宜,他们正在享受着一项可靠 且可信的服务。”

许多像Zbigniew Brzezinski一样的技术专家,写了关于世界各地的人们政治觉醒的一些文章。也就是说,而在过去,人们并不关心这些政治进程,但今天他们开始在意了,他们自己开始意识到了当今人类所面临的问题。

这种政治觉醒可能会早于消费者心理,但是事实上,关心自己所使用产品甚至更为重要。这意味着,21世纪的今天或明天的消费者能够针对自己使用的金融科技产品三思而后行。正如Brzezinski 在《纽约时报》上写道:

“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几乎所有的人类都政治觉醒了,展开了政治上的互动。全球行动主义(Global activism)发现,曾被殖民帝国和帝国主义荼毒的国家寻求文化尊重和经济机会呈现了一个激增的趋势。”

消费者了解内情并不一定预示着对区块链产生不好的影响。如果区块链公司相信消费者能够参与区块链技术的众多方面,那么使用区块链产品的企业就可以把它当作一种营销媒介了。

区块链作为营销工具

区块链衍生于比特币。比特币已经成为密码朋克圈的知名的反文化力量。公司商业化采用技术区块链,一旦可以提供配套的区块链产品,就能将使用去中心化技术作为卖点,将他们的产品推向那些对于华尔街保持怀疑的政治觉醒的一代。

无数的企业和品牌已经采取了有关环保主义的战略。70年代以来,人们对于自然世界的意识开始增加,现代市场里许多消费者的选择开始取决于其对环境的影响。

健康和可持续发展(LOHAS)的生活方式又代表着人口意识开始左右消费者的选择。逐渐形成了一个高级的,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口形态。Paul H. Ray在他的书里创造了“文化创造者”这个词汇,并且详细介绍了这一现象:“你所看到的对于产品的同等质量需求是良性的。”

同样的概念有一天也可以适用于区块链。

作者:Justin OConnell

翻译:cici@比特币中文网

网址:https://www.cryptocoinsnews.com/consumers-will-one-day-care-bank-uses-blockchain/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有关于消费者并不关心银行是否使用区块链

消费者并不关心银行是否使用区块链

最近,区块链空间流行起了一个假设,消费者并不关心区块链技术以及它是如何工作的。因为这一概念已经内化,产品开发人员和比特币理论家也都是人云亦云。但是,如果这些都不是真实的,会怎么样呢? 许多比特币使用者都做出了错误的结论。就在去年11月,Brock Pie

消费者并不关心银行是否使用区块链以及它如何工作

  最近,区块链空间流行起了一个假设,消费者并不关心区块链技术以及它是如何工作的。因为这一概念已经内化,产品开发人员和比特币理论家也都是人云亦云。但是,如果这些都不是真实的,会怎么样呢?   许多比特币使用者都做出了错误的结论。就在去年11月,Brock Pierce就宣称也许

消费者并不关心银行是否使用区块链

最近,区块链空间流行起了一个假设,消费者并不关心区块链技术以及它是如何工作的。因为这一概念已经内化,产品开发人员和比特币理论家也都是人云亦云。但是,如果这些都不是真实的,会怎么样呢?许多比特币使用者都做出了错误的结论。就在去年11月,Brock Pierce就宣称也许消费者在乎他们的产品从

MAS:投资者应谨记ICO六项“风险”列表

金色财经——区块链8月11日讯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进一步“澄清”其对ICO令牌立场,要求投资者“进行尽职调查”。MAS :“消费者应该更加了解ICO产品 ,如果数字令牌卖家无法强调风险,消费者应该努力寻找有关基础项目,业务或资产的更多信息。”MAS表示决定投资时消费者应考虑ICO令牌中相关的

Verge核心团队三个月 - 思考

今天是重要的一天,差不多3个月前我被带到了Verge核心团队。这是因为与CryptoRekt的一个项目合作。对于我的一些同行来说,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决定; 因为我是一名40岁的专业人士,是我成立的一家成功的中型/大型管理服务提供商的首席信息官。我现实生活中的大多数协会都是机构投资者,而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