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区块链与数字公民社会的未来实验

来自:jinse.com 归档时间:2018-08-03

尼葛洛庞帝在20年前出版的《数字化生存》中讨论了一个数字化的新世界,畅想了一个没有国家的纯粹由数字化自组织形成的未来世界。而在他出版这本书之前,有一个波罗的海国家就提出了“数字化国家”的构想,并通过二十多年时间将其实践下来,取得了非常引人瞩目的成果——这就是爱沙尼亚的数字国家计划。

《筱静观察》第八期就邀请到了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的顾问曹寅与美国普渡大学运筹学博士邢大地一起来探讨数字国家的相关话题,尤其是探讨了区块链+与数字公民社会之间的关系。在节目中两位嘉宾为大家深度解读了爱沙尼亚的数字国家计划这一充满了想象力和取得了重大成果的技术社会的未来实验,也为我们理解区块链相关技术思想提供了一个非常鲜活而有趣的案例和一种在更高层面理解“区块链+”的独特视角。

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区块链与数字公民社会的未来实验

 

  (左:叶筱静 邢大地 曹寅)

01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简介

爱沙尼亚是一个人口只有130万人的东北欧小国,曾经是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非常的封闭和落后,以至于在爱沙尼亚1991年独立时,只有一部电话可以与外界沟通。而独立后,经过27年的经济建设,成为欧盟内区域内经济增长率排名前三的国家,英国巴克莱银行也将爱沙尼亚评为“世界数字发展第一名的国家”,爱沙尼亚还是“全世界国民人均创业企业数量最高的国家”,比如著名的skype和Mosaic浏览器都是爱沙尼亚的企业做出来的。短短27年时间,爱沙尼亚就从一个非常落后的国家,成为了数字世界的桥头堡,在这个过程中爱沙尼亚提出的数字化国家的计划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爱沙尼亚从1994年就开始提出了建立数字化国家的相关构想,而在1999年爱沙尼亚推出了名为“e-Estonia”的项目,即“数字爱沙尼亚”计划。这个计划的目标是把整个国家的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推倒重建,从我们能够看得到的物理世界提升到一个数字空间。由于爱沙尼亚特殊的地理位置和非常少的人口,因此较为顺利地推动了这个项目,使得上网权成为爱沙尼亚的基本公民权力之一。而随着后续的一系列项目的实施,使得爱沙尼亚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提供全面的数字公共服务实践的国家。1996年,爱沙尼亚政府出台“虎跳”计划,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使该国成为欧洲第一个在每所学校都实现联网的国家。爱沙尼亚政府在全国设置了数千个无线网络免费区域,力争实现宽带网络全覆盖。目前,该国银行交易的99.6%是通过电子银行服务完成;98%的纳税和海关申报在互联网上完成,一般仅需3—5分钟便可申报完毕。如今爱沙尼亚99%的公共服务可以通过互联网完成,政府每年可节省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2%的支出。

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区块链与数字公民社会的未来实验

 

(嘉宾 邢大地)

02区块链与数字国家计划关系

爱沙尼亚的数字国家计划,有三个支撑性项目:X-Road,数字身份证项目以及区块链系统项目。

所谓X-Road项目就是去中心化的公共数据库系统,它与我们常见的电子政务系统的区别在于没有使用集中式的中心化数据平台,而是使用分布在不同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数据平台,通过高速互联网和信息分享的方式进行传递,使得爱沙尼亚本国的公民和数字公民得到了充分透明的数据共享。

数字身份证项目,就是通过加密的数字ID给到所有爱沙尼亚人(包括数字公民)的身份证,通过多组数字密码来对不同场景下的使用登记,从而使得每个公民能够享受各种数字世界的服务,并和其它数字公民进行交流。

最后就是区块链系统项目,世界上最早提出区块链理念的是爱沙尼亚人,远早于中本聪在2009年所发表的那篇论文,但是那时候还不叫区块链,它叫KSI,无签名基础设施,它的理念,分布式的共识,非对称加密和区块链的理念是非常一致的。因此,区块链系统是数字国家项目的重要部分,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关于数字治理的重要案例。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思想和技术,在这个计划中得到了非常重要的实践,也为我们理解区块链技术为何是一种革命性的技术范式提供了重要参考。

03数字国家计划的愿景与启示

目前爱沙尼亚的数字国家项目,已经有了2300位来自全世界138个国家的数字公民,这些数字公民除了能够享受爱沙尼亚的数字服务,更重要的是,这个项目把这些人聚在一起,产生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协作形式。而这个项目给我们的重要启示在于,重新思考国家相关的概念。

  我们通常认为的民族国家是从土地、民族和文化等来划分和形成共识的,而数字国家是基于以共识和兴趣来构建的新型组织,而民族国家面临的挑战就是全球化的退潮和国家信用的下降,因此数字国家给出了一个新的解决方案和愿景,就是通过数字化、全球化和代表最先进生产力的技术来构建一个数字国家的实验。我们希望通过这样的组织形式来实验在数字空间上的交互和族群的互动,虽然不能说现在就做出一定能够成功的判断,但是这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关于技术社会和数字公民的实验。

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区块链与数字公民社会的未来实验

 

(嘉宾 曹寅)

04区块链+与数字公民社区治理

在爱沙尼亚的数字国家计划的讨论过程中,我们注意到了通过区块链进行数字公民治理的几个关键要素,这是我们值得关注的话题。

  第一个是基于代码的基础设施,就是数字国家的治理是基于数字化的技术契约,或者叫基于代码的共识塑造的,这样塑造的组织形态有可能是我们所期待的那种完美协作的形态,也有可能带领我们走向一个有挑战和风险的方向(类似黑客帝国的Matrix),代码即法律的技术契约是一个伟大的关于数字社会未来的构想。

 第二是在这个过程中涉及的是财富再分配问题,传统国家是通过税收进行财富分配,而这个收益就是为一些公共服务买单的。而在数字国家我们通过发行数字货币,以点对点的方式购买服务,从而构建一种与传统国家中的公共服务和财税体系不一致的新的数字公民组织,这是重新思考人类协作方式的经济学角度。

 第三是数字国家的概念是一种外向而非内卷的组织生态,也就是做的是“增量”而不是改变“存量”,我们希望构建这也一种生态:越来越多的人才和企业进入来,通过竞争的方式提高更好的服务,从而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享用这些服务以及创造新的服务,数字国家中的人们通过不断地创新来为整个公民社会提高更好的基础服务,从而形成一种正反馈的社会生态,这是构建一种更加和谐互助的社会形态的重要尝试。

区块链正在以一种更加迅速和激烈的方式改变着我们的世界,推动着人们向数字化的世界迁移。正如曹寅先生所说,爱沙尼亚的数字化国家计划是一场非常有价值和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伟大的未来社会实验,区块链技术也在重塑数字世界的社会组织形态,以及提供给人们一种更加完善的协作生态和基础设施。

未来我们也将持续关注“区块链+”相关的主题,为大家深入的讨论区块链带来的数字经济时代的浪潮以及对人类数字化生存的影响,筱静观察不仅仅是记录历史,也在帮助大家思考未来,感谢大家关注这期的内容,也希望接下来关于区块链+我们有更多深入的探讨和交流。

有关于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区块链与数字公民社会的未来实验

曹寅: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是去中心化的数字公民实验|筱静观察

【人物名片】   曹寅     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合伙人 数字启蒙资本合伙人 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顾问委员会成员 发起全球第一家能源区块链实验室   01  数字国家与民族国家   作为能源区块链实验室首席战略官,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顾问委员会成员,并负责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货币政策的曹寅,是中国大陆

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区块链与数字公民社会的未来实验

尼葛洛庞帝在20年前出版的《数字化生存》中讨论了一个数字化的新世界,畅想了一个没有国家的纯粹由数字化自组织形成的未来世界。而在他出版这本书之前,有一个波罗的海国家就提出了“数字化国家”的构想,并通过二十多年时间将其实践下来,取得了非常引人瞩目的成果——

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区块链与数字公民社会的未来实验

尼葛洛庞帝在20年前出版的《数字化生存》中讨论了一个数字化的新世界,畅想了一个没有国家的纯粹由数字化自组织形成的未来世界。而在他出版这本书之前,有一个波罗的海国家就提出了“数字化国家”的构想,并通过二十多年时间将其实践下来,取得了非常引人瞩目的成果——

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去中心化的数字公民实验

  01 1994年,当爱沙尼亚提出要建立一个数字国家计划之时,国内互联网的概念还没有普及,经过27年的经济建设,他已成为欧盟区域内经济增长率排名前三的国家。 曹寅称这一计划是新形式的实验,那么一个民族国家如何打破国家、民族的疆域接受外来的数字游民呢? 这是一个国族建构的过程,在这片土地上

爱沙尼亚数字国家计划:去中心化的数字公民实验

  01 1994年,当爱沙尼亚提出要建立一个数字国家计划之时,国内互联网的概念还没有普及,经过27年的经济建设,他已成为欧盟区域内经济增长率排名前三的国家。 曹寅称这一计划是新形式的实验,那么一个民族国家如何打破国家、民族的疆域接受外来的数字游民呢? 这是一个国族建构的过程,在这片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