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主川藏边境疯狂“挖矿” 一年省数千万电费

来自:jinse.com 归档时间:2018-01-12

矿主川藏边境疯狂“挖矿” 一年省数千万电费


  比特币动向受到全球高度关注
  和刘飞类似,在新疆“挖矿”的另一名“矿场”负责人坦言,已经做好投入和规模受限的准备,不过,目前地方政府还未出台具体政策,“我们得低调行事,同时积极配合政府的政策。”这名负责人表示。 据《IT时报》记者调查了解,在东部、中部的安徽、浙江、上海等地,一些小型矿场依旧正常运行,也并未接到相关“退出”指令和通知。浙江一名“矿主”向记者透露,他在一个农场里经营挖矿,每天大约收入几千元,最近因为比特币价格不稳,他开始挖以太币,但都不出手,准备“屯”到牛市再出手。
  网贷之家CEO石鹏峰分析,通知中提到的“引导比特币挖矿有序退出”应该就是指不允许挖矿,监管层(央行)认为挖矿造成大量资源的浪费,而不产生实质性价值,同时也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进一步限制虚拟货币各要素市场在中国的发展,从而减少个人和企业参与虚拟货币的投机热情。
  监管看中的“引导措施”就是限电,这被外界解读为“通过提升电力价格的方式来抑制挖矿行为。”
  尽管当前政策风向尚未传导到末端的“矿场”,但在比特币交易网前联合创始人王青云看来,低廉电价的时代或将成为过去,他认为,在西部一些地区,电价有极大可能在未来由每度0.3元以下提升到0.5元左右,“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价格,但对于挖矿企业来说,因为用电量巨大,意味着成本会急剧攀升。”
  王青云向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大型矿场,在目前每度电不到0.4元的情况下,一年的电力成本是2亿元到3亿元之间,但如果涨到0.5元,仅电力这一项成本上涨就会过亿。
 

矿主川藏边境疯狂“挖矿” 一年省数千万电费


  上述浙江的“矿主”也向《IT时报》记者表示,他现在是根据农业用电价格挖矿,每度电0.6元,因为屯币不卖,每月需垫付几万元电费,短期来看,压力还不大,但如果屯币时间太长,也会感到难以为继。
  在几个微信交流群里,许多“矿主”的共同感慨就是“电费太高”。以工业用电为主,很多东部地区的价格是1度电0.8元~0.9元,高额的电费成本让他们对“挖矿”失去信心和乐趣,“挖矿真是一个苦力活”“挖矿利润赚不回电费”之类的感慨不绝于耳。
  这正是“矿主”一齐看向西部地区的重要原因,据国家数据中心节能委员会秘书长吕天文向《IT时报》记者介绍,目前内蒙古的指导价格是每度电0.5元,有少数地区甚至可以给出0.26元的低价;新疆由于风电和光伏较多,大量电力运输不出去,也不接入国家电网,因此并没有市场化且价格低廉,通常每度电都在0.4元以下;西藏的电价则是0.2~0.3元,川藏交界地带则更低,最低的地方每度电甚至只有0.1元左右。东西部电力价差最多达七八倍。
  在王青云看来,“挖矿拼的就是电费,哪怕只是一分钱,都会相差很大的利润。”这次互金整治办要求提升电价,对挖矿企业和个人来说,都将是一场巨大的考验。
  不过,与2017年9月那场针对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整治之风相比,这次对比特币“矿场”限电的政策执行似乎并没有同样的雷厉风行。《财经》之前报道曾指出,尽管央行有意停止比特币挖矿,但因不符合行政习惯,没有关矿依据,限期关停的说法也不严谨。
  一名业内人士也向《IT时报》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从权责范围上看,央行此举似乎有越权之嫌,且互金整治办也不是地方政府的直属领导机构,因此,地方政府积极推动此举的动力并不大。
  王青云则认为,比特币“挖矿”对当地政府来说存在积极影响,比如增加财政收入,带动经济发展,同时“矿机”上下游的产业还能创造一定的就业,这些对地方政府来说都非常重要,“尤其是西部一些省份,本身财政收入有限,而电力资源充沛,在使用和输出过程中还有一些弃水废电,而‘挖矿’能充分利用资源并创造很大的经济价值和效益。”
  吕天文则认为比特币“挖矿”存在几个大的问题,一方面是耗电量非常大,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1月20日,全球比特币挖矿的年耗电量约为29.05TWh,这个体量超过了150多个国家的年度用电量;另一方面比特币是一种虚拟货币,并没有带来任何实际的经济价值,反而有可能造成金融风险。“相当于这个虚拟商品耗费了国家巨大的能源,但是并没有给国家带来多少好处。” 他同时透露,目前国家电力部门、科技部等多部门正在积极筹划电力信息化和大数据建设,未来对各地的电损能有一个更好的检测,对于高耗电或偷电行为将会及时有效地追踪。
但对于目前互金整治办的通知要求,吕天文也担心雷声大雨点小,如果没有实际的执行力和约束力,最终可能不了了之,他建议应联合发改委,多部门携手治理,同时将此事纳入政府官员考核体系,才能事半功倍。
  在目前的形势下,刘飞等大型矿场矿主正在谋划海外布局,记者在多个比特币微信小密圈也注意到,现在有人通过在老挝和柬埔寨等东南亚国家自建水电站,不入国家电网就可以进行挖矿;还有人在俄罗斯和乌克兰搞核电挖矿。上述业内人士表示:“即便国家不让玩了,这些资深玩家、大佬也不怕,可以到国外去。”
 

矿主川藏边境疯狂“挖矿” 一年省数千万电费


  规模巨大的矿机群
  据华尔街见闻此前报道,目前,拥有世界最大比特币矿池“蚁池”、位于北京的矿机公司比特大陆(Bitmain)正在新加坡建立总部,并在美国和加拿大也拥有采矿业务;第三大矿池莱比特(BTC.Top)也在加拿大开设分支;第四大矿池微比特(ViaBTC)也已经登陆冰岛和美国。
  2018年1月11日凌晨(北京时间),截至记者发稿,比特币在火币网价格显示为14860美元/枚,约合人民币96400元。冰火两重天之后,比特币将路向何方?

有关于矿主川藏边境疯狂“挖矿” 一年省数千万电费

矿主川藏边境疯狂“挖矿” 一年省数千万电费

在四川和西藏交界的某个山区,比特币资深玩家、“大矿主”刘飞(化名)正在思考矿场经营的未来。看到互金整治办出台通知的消息后,尽管当地政府还没有任何动静,挖矿也在正常进行,但他觉得自己必须未雨绸缪。   刘飞的“矿场”里有超过

区块链:关于挖矿,你了解多少?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大家都爱戏谑,你家有矿啊?有矿似乎已经成为有钱的代名词。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挖矿。自古以来,矿产都是非常重要的,挖矿也是非常赚钱的,当然这个说的都是传统挖矿。至今,很多人说起挖矿脸上都有异样的神采。我要跟大家说的是矿机挖矿。挖矿是获取比特币的勘探方式的昵称。利用电脑硬件计算出币的位置

区块链:关于挖矿,你了解多少?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大家都爱戏谑,你家有矿啊?有矿似乎已经成为有钱的代名词。今天我们就来说说挖矿。自古以来,矿产都是非常重要的,挖矿也是非常赚钱的,当然这个说的都是传统挖矿。至今,很多人说起挖矿脸上都有异样的神采。我要跟大家说的是矿机挖矿。挖矿是获取比特币的勘探方式的昵称。利用电脑硬件计算出币的位

矿主川藏边境疯狂“挖矿” 一年省数千万电费

在四川和西藏交界的某个山区,比特币资深玩家、“大矿主”刘飞(化名)正在思考矿场经营的未来。看到互金整治办出台通知的消息后,尽管当地政府还没有任何动静,挖矿也在正常进行,但他觉得自己必须未雨绸缪。  

全网30%矿机南下 今年丰水期是中小矿主“最后的晚宴”?

一个多月后,云贵川地区将进入汛期。廉价的水电,将成为比特币矿工抢夺的珍贵资源。此时此刻,矿工们早已摩拳擦掌,全网算力超过30%的矿机将被运往水电区,整装待发。但是,对于人生地不熟的“外地”矿工而言,想要分享云贵川地区的廉价水电,并非易事。他们不仅仅要付出巨大的运输成本与沉没成本,还会遇“坑”无数:中